战“疫”人物刁鑫

帅气与温暖 坚定与坚守

西北信息报


  提起刁鑫,多数人对他的印象都是高大、帅气,极具特色的东北播音腔,出口就带着强大的感染力,从他的面容上,完全想不到这个年轻的医生,从医时间也有近20年。
  2月2日,作为医院第二批援湖北医疗队,刁鑫和两名队友一同奔赴武汉。2月4日,刁鑫就作为陕西医疗队唯一被派往ICU的医生,进入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开展工作。
  出发前的希望 在武汉就变成了现实
  “刁鑫啊,入党没?有这个打算没?”
  “准备入呢,也不知道在武汉会不会被耽误。”
  这是刁鑫在出发前和党委书记的对话。刁鑫说:“还是挺希望入党的,都已经做好交入党申请书的准备了,回来了就交。”在刚刚过去的3月12号,刁鑫在武汉抗“疫”一线、在党旗下进行了庄严宣誓。
  那个在西安的希望,在武汉变成了现实。宣誓之后,他还是在战“疫”一线继续自己的工作,身上却多了一份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
  前路荆棘遍野 我无惧前行
  刁鑫是当时陕西医疗队唯一被派往ICU的医生。刁鑫在进入ICU时,ICU才刚刚开始收治患者,平均每天要收治4-5名新患者,每个患者都是危重症,工作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针对不同的患者病情,根据最新的指南和专业知识给予每个患者个体化的治疗......每一个患者情况的好转,都让刁鑫感到开心。
  回到陕西医疗队后,刁老师冒着风险在病区开展了第一例中心静脉穿刺。在日常的工作中,医生还有很重要的一项是负责采集患者的咽拭子标本以进行病毒的核酸检测,而这种操作是非常危险的,极容易使医务人员暴露在病毒下,但是为了诊断和了解患者病情变化,身为医生,刁老师知道,这些检查,必须亲自完成。
  虽然取标本的过程对于患者来说很痛苦,但是患者每次都会说一声谢谢,这让刁老师的心里也觉得暖暖的。
  “在这种特殊环境,病区第一例中心静脉置管是刁哥置管,当时眼睛已经被防护眼镜和面屏的雾气遮住了眼睛,但是他凭借自己多年的操作经验置管成功,总操作例数也是所有医生中最多的一个。”解春霞说,刁鑫作为队员中唯一的男同志,对刘艳和解春霞两位女士特别照顾,无论是工作中还是生活上。
  “选择来武汉,好像也不是选择,就是在实现当初学医的誓言,那句以生命守护生命,我做到了,就是这样而已。”刁鑫说。
   记忆犹新的第一例
  还记得刁鑫操作的第一例中心静脉置管,那是在刁鑫回到陕西医疗队后。
  一个感染性休克的患者急需中心静脉输液,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定位,确定方向和深度,插入导管,固定,缝合。这每一步对平常来说都要仔细慎重,而现在,身穿防护服,手上戴着多层手套,护目镜里的水珠完全遮挡清晰的视线。手感、视线条件不佳,怎么做?
  刁医生细致大胆,凭借着多年的经验和手感,精准定位,从插管到缝合,小心再小心,细致再细致,终于成功完成了第一例中心静脉置管。
  第一例的完成给了医疗队很大的信心,同队的医生给予了刁医生极高的赞扬。“刁鑫,技术过硬啊!”在同队的医生中,刁医生的中心静脉置管操作技术是最多的。
  “大胆,是对我技术的放心;心细,是我对患者的负责。”刁鑫自信的说道。
  不只要医身 更要医心
  刁鑫主管的病区里患者都是意识清楚的,医护人员除了提供治疗和护理外,还要注意患者情绪的疏导。
  患者们只能待在病房,没有家人在身边,不能随便走动,还要面对病毒的折磨,心理负担十分重。
  其中让刁鑫印象深刻的是一对母女,她们是一起住的院,母女两人都很焦虑,对于自己的检查结果非常在意,一次次的询问。
  “医生,我的结果怎么样啊?情况好不好?”
  一直怀疑医生是不是在隐瞒病情,为了消除她们心理的疑虑,每一次的检查结果出来后,刁鑫都细心的用手机拍下她们的检查结果,一遍遍的解释各个数据背后的含义,不断的告诉她们情况在变好,不用怕,相信我们医疗队。
  在看到自己的各项数据都在好转时,她们脸上终于扬起了久违的笑容。
  终于,经过精心治疗,母女二人复查核酸两次均转为阴性,顺利出院。
  永远是儿子心中的“英雄”
  工作的闲暇时间,还是会想念家里。想到妻子和儿子们、还有年迈的父母,这个东北爷们儿心里,是化不开的柔情与歉意。
  出征的送别会上,刁鑫自己一个人,背着大大的双肩包,除了和身边的同事说话,其他时间他的注意力都在手机上。“家里人没办法送,我也不想他们来,没事,我就一个人,可以的。”这样说着的刁鑫还是会频繁的看手机,不断和屏幕另一边的家人沟通,安抚。“让家里人实时知道我的消息,也让他们能安心一点。”
  每每收到妻子发来的视频,刁鑫总是要在心绪平静之后才敢点开,视频里的两个儿子,大儿子说着“加油爸爸,加油武汉,爸爸我想你了。”小儿子可爱的脸上写满了懵懂,看着他们乖巧、稚嫩的模样,不由得心里一软,对于不能陪在父母妻儿身旁度过佳节,刁鑫心里有的是满满的遗憾和酸楚!
  “回去之后就好好陪陪父母,陪陪儿子,让爱人休息休息,她一个人在家,照顾老人,照看两个皮小子,也是不容易。”本报记者 李勇 通讯员 朱红缨